折弯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折弯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遥望钓鱼岛重读王蘧常先生抗兵集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4:49:40 阅读: 来源:折弯机厂家

先师王蘧常是位极具强烈民族主义气质的爱国教授,他在抗战期间冒着日寇、敌伪、汉奸的恐吓、威逼,大义凛然,表彰忠义气节,撰写了许多可歌可泣的诗文,发表在申报、大公报、新闻报等报纸杂志上。其著《国耻诗话》自云“作于倭祸初起,弦诵都息,杜门悲愤,遂有国耻诗话之作,始鸦片之役,著国耻之所始,讫淞沪之战,痛国难之未已,辑孴诗材,达百数十种,厘为四卷……”。1948年初嘱弟子吴丕绩,择其有关抨击寇乱者诗文各为一卷。诗65首,文50篇。始自清甲午战争,讫1931年“9·18”、1932年“1·28”、1937年“7·7”、“8·13”(人称淞沪战役),直至1945年东寇受降日。师取老子语,命曰《抗兵集》。丕绩先生有言“盖吾师涕泪民物之志,粗具於是。且所作语无苟设,归於必信,表扬气节忠义,尤不绝于篇章,可以观世变,可以作民气,即谓为抗战史,亦无不可也”。近现代史上,专门以抗战为题材,以文言以诗为纪实手法,出版专门著作,无出其右也。今东国起事,重温旧梦,侵略野心继之钓鱼岛事件又起,日本右翼分子再创事端,是可忍,孰不可忍!重读《抗兵集》,恍若“9·18”、“1·28”、“7·7”、“8·13”事变犹在眼前。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再也不可能是“9·18”的翻版,如日本再挑事端,我们必须反击,不失一寸国土。先师王蘧常是一位刚强的文人,胸中自有强烈的民族气节,其笔下铿锵的文字,如炮如枪,如子弹如大刀,如风驰电闪,如疾风暴雨,如地动山摇,鬼神泣壮烈。假孟子语“读其书,不知其人可乎?”先师六七十年前的诗文,依然激励着今日我对日本右翼分子的看法。特选数篇,光我中华。其中不乏有关上海抗战史料,如“1·28”时作《胡烈士歌》、《胡阿毛烈士传》、《六十亡名烈士传》;“8·13”时作《哀宝山》、《八百孤军》;东寇受降时作《题雄鸡独立图》等。以飨读者。

图片资料

图片资料

闻警 辛未

满天烽火舞婆娑,换得家山一曲歌。事已难为陵化谷,棋犹不定鹳为鹅;书生慷慨空挥涕,朝士从容尚议和。太息辽东歌浪花,那堪画地到黄河。

胡烈士歌 壬申

胡烈士,头垂白,日日御车奉母食。 一朝海畔胡尘起,劫使沙场载弹药。弹药千万馀,胡酋立交逪;烈士色然喜,私计慨一诺。我虽有母,然又有国。国亡母我皆不活,母固可爱国尤甚,宁杀吾身报吾国。国存身虽杀,吾母犹堪托。车掷江涛百丈高,下为河岳上日月。

大刀勇士

勇士者,二十九军金振中营士兵,陈永德、赵金标两壮士也。卢沟之役,深夜大雨,仗大刀,袭寇营。寇仓促不得发枪炮,斫死九人,竟夺卢沟桥。营长迎之,呼为第一英雄。余友杨钱二子,皆有诗张之,余亦继作。

双刀如雪出严城,背水奇功一夜成。胜似班生三十六,长桥血徧不闻声。

哀宝山

寇犯宝山,营长姚子青熙寿与所部六百人,力战死之,时九月七日也。

东北满蛇豕,流毒到江涘。宝山扼江口,与沪相首尾。如何肆狂嚼,横断吴淞水。桓桓姚城父,孤军独排抵。黑云压城头,夜半鼓声死。伤心六百人,千古土花紫。从此淞沪间,如臂丧手指。

八百孤军

上海国军西撤后,惟八十八师第五百二十四团团副谢晋元,营长杨瑞符,率所部八百人,苦守闸北四行仓库不退。屋颠破碎,国徽尚飘扬空际。余隔河载拜,挥泪赋此。

飞角长围势已成,伤心棋又送残枰。三军鼓早声如死,百战身犹力似生。要使国家留寸土,不辞血肉葬同坑。凄凉十丈青红帜,賸照残阳万里明。

闻平型关捷报

兄弟本同根,枝枝分一树。奈何参与商,干戈曰抵捂。皇天诱其衷,秦越合肺腑。幡然阋墙争,戮力御外务。北封一丸泥,突入土囊怒。出地奋惊雷,百里破蚩雾。赤云悬大旗,紫塞回日驭。捷报天外来,喜极泪如注。

郝将军歌

郝将军梦麟守晋北南怀化,歼贼甚多,于十月十七日阵亡。临发,致其家书曰:“沙场为余归宿地。”能雠其所言。壮已,悲已,为挥泪赋此。

猰貐满野森齿牙,西驱千里骨成麻。管涔盘郁号山祖,横截万蹄空爬沙。山中将军人中虎,长剑耿耿天倚杵。贼来贼来腥吾刀,舑舕龂龂都变鼠。讵知一虎当众兽,铁额铜头困拏斗。大猛火聚神鬼焦,可怜天险终不守。八千子弟同一烹,将军虽死犹虎睁。积恨浮天云不流,积血入地草不生。传闻将军初受命,蚤以一身许宗国;有家不归归沙场,煌煌大义炳天日。回头三晋烽连霄,将军一去成漂摇;雄关日照四面开,河上大帅方逍遥。

王将军挽歌

蜀军王铭章师长,转战济南滋阳间,屡摧强寇。寇愤,以飞机狂炸,卒殉于滕县,所部万余人,从死者半焉。

守滕北,战兖南,千里百里安如山。凶鸟徘徊,神惊鬼猜;风雷开阖,城崩池摧。可崩可摧城与池,不可摧者将军心,不可崩者将军师。将军之心有断头,将军之师无屈膝;将军魂来蜀山青,将军魂去济水黑。

张自忠将军挽辞

垓下鸡鸣已十围,三军俱墨泪空挥。驱车虎口完忠孝,北事既坏,将军变服挽车穿贼地数百里,始与大军会,慨然曰:余不能贪生辱家国。裹革沙场定是非。初国人颇有致疑于将军者,及殉国大义始白于天下。虽死应留声响在,馀威还使海涛飞。精魂绕向团河畔,团河为佟麟阁、赵登禹两将军殉国处。一样丹心照落辉。将军与佟、赵同首守南苑。

题雄鸡独立图

谶言年月值酉,东寇当走,果于今岁乙酉八月请降。我受降则九月,正夏正八月也。酉于十二属为鸡,严子振绪工绘事,于是月酉日酉时,以鸡颖作雄鸡独立图两帧,一以贻余。为之乐而起舞,各繋以诗:

独立苍茫何所之鸡鸣曲有何所之云云,雄冠佩剑拟神姿;长鸣风雨天终晓,莫忘闻声起舞时。

先师之诗是纪事诗,先师之文是纪事文。

老师发表在1931年12月16日申报的《旅顺义丐传》、1932年8月26日《论倭不足畏》,其立意高论,作文之法皆前无古人,六论倭寇必败原理,读之震撼,因文长,不录。1932年4月12日申报刊其《六十亡名烈士传》:

六十亡名烈士传

呜呼!自海上军兴以来,将士之死事者多矣,然未有如蕰藻浜之役,决死者六十人赴死之烈也。六十人者,隶十九军,多粤籍,不能详其名氏。今岁二月,倭既娄败不获逞;十三日,复驱五千馀众,誓必死,犯我蕰藻浜之阵垒;势如摧山排海,呼声动天地;数里之内,血肉横飞;我军苦战,自辰达酉,势已濒危。六十人者大愤,慷慨请决死,各缠巨爆弹环其体,并以火油濡上下衣,分伍潜入贼阵,突仆地搪牚,弹齐发,骨肉皆糜碎。贼出不意,当者亦糜碎,远近相应,仓促中,以为大军袭至,遂大溃。我军乘势逐北,十馀里而后止。后十馀日,复有四十人踵此,破江湾之贼军数千。

王蘧常曰:昔人有言曰:杀一贼而死,足自偿,死无恨;杀二贼而死,则为国立功矣。况诸烈士之什伯于此者乎?吾知诸烈士其身虽死,其心弥乐而无所恨。念泯泯无所偿而受死者为可恨也。无所偿而受死,牛马也。世惟牛马死之是求,不知杀贼以自偿也,哀哉!

胡阿毛烈士传

民国二十一年一月二十八日夜半,日寇犯我上海闸北,我十九路军奋起御之,凡三阅月,大小数十战,杀伤过当,义声所布,虽编户之民,皆知为国死;而胡烈士死事尤烈。烈士讳阿毛,上海市人,驾汽动车为业。初庸于秦姓,既执役南市消防会。平居深沉寡言笑,与人不款曲。及寇作;忽激昂喜论事,每闻捷报,踊跃曰:好男子不当如是耶?一日至虹口探其戚,虹口为贼踞,纡道及中虹桥,骤与逻骑遇,露索得驾车凭,色喜作华语曰:大善,遂锢于别舍。翌日向明,四寇挟之登广车,车中累累皆弹药也,胁其驾往公大纱厂。烈士遽驰,将至突旋轸向江头,驶入江心而没,竟与贼同命;时二月十八日也。呜呼烈已,年四十有一。

王蘧常曰:我闻之与烈士同锢同驾者尤三子言如此。又谓车行凡三辆,三子缀烈士后;烈士行独驶,车入江,激浪高十馀丈,天风骤起,触岸树槭槭作悲鸣。寇虽强悍,皆木立咨嗟为色变云。又曰:烈士有老母,年六十馀,无妻子。

王蘧常老师文章通篇激昂有正气,以笔代枪而尤甚于刀枪,虽无弹药而字字命中倭寇。于文言中纪现代事,精炼而文字华美,声色俱全,开一代新风,具成诗史,读而再读,慨然壮志,继而正气也。19世纪东倭对华有日清战争,我谓甲午战争(清光绪二十年甲午,公元1894年),以我方失败而耻辱。20世纪,1931年东人发动“9·18”事变,侵我东三省,建立伪满洲国;1937年全面发动侵华战争,八年抗战,我国以牺牲3000多万同胞的惨烈代价,与国际社会迫使东寇在战降书上签字。今已是21世纪,东人继而拜鬼,又在蠢蠢欲动,所谓一二不过三,所谓东人每几十年就有一次扩张野心,从甲午战争到20世纪30年代,近半个世纪;二战至今又逾半个多世纪,时间到了,东人右翼分子又放周期性狂语与行动,国人欲高度保持警惕,于今之特殊时期尤应知此。

矿井提升机图片

压塑机价格

智能寄存柜

功率电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