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弯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折弯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演员刘智扬:从“灵摆”到“最美的青春”,我一直都在认识我自己_[news]

发布时间:2021-06-03 16:35:19 阅读: 来源:折弯机厂家

导读:他是电视剧《打狗棍》里的反派白金柜,也是新版《射雕英雄传》里的“骚克克”欧阳克;他是网剧《灵魂摆渡》里的“丧萌男”夏冬青,也是电视剧《最美的青春》里的热血造林人冯程。被网友点了赞,在央视火了一把,他就是演员刘智扬。影视前哨(ID:yingshiqianshao)独家专访刘智扬,聊了聊关于他的故事。

文 | 维斯

正在央视热播的电视剧《最美的青春》,用不断走高的收视表现定义了献礼剧“亲民”的新面貌——立意很重要,立意之下的“人”更重要,只有鲜活的个体叙事才能完成更有价值的宏大叙事。

故事里的主角,塞罕坝第一代造林人冯程——“他”的亮相让人既熟悉又陌生。熟悉的是,这位生于88年的年轻演员刘智扬已在不少作品中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陌生的是,他所诠释的热血造林人,显然有别于此前塑造的所有角色。

“太难了,但我一点也不后悔。”刘智扬说。

“表演,就是一群纯粹的人做一件纯粹的事”

刘智扬毕业于中戏表演系人艺班,走出学校便成了北京人艺的一名话剧演员。他是一个有着浓重舞台情结的演员,即便在他今天的创作里电视剧占了大头,但丝毫不影响他对话剧艺术的那份敬畏。

“来自话剧的大量锻炼让我明白了‘表演是什么’——表演,就是一群纯粹的人做一件纯粹的事。”在刘智扬眼里,表演不是件见功见利的事,更像是一种执念,一种自我审视。“无论现在要拍多少戏,每年我都会尽可能的回人艺排一个戏。表演是一个积累的过程,话剧艺术的那种整体性诠释,会给我带来很多养分。”

刘智扬感慨,有时候剧拍多了,总感觉像是被掏空了。这时候,去演一个话剧,就是一次最好的能量补充。

对表演的敬畏,也源自于这里。刘智扬回忆自己初入行时的经历,“即便当时没有那么多机会去挑大梁,但就算躲在舞台的侧幕看着老先生们的表演,都觉得很值得。你说这样的体验究竟解决了什么问题——审美,帮你建立了审美。”也正因如此,刘智扬在此后的荧屏生涯里时刻提醒自己,把角色更深入、更有张力地诠释才是自己的价值所在,“我是一名演员,不是一个艺人”。

至于入(影视)行,刘智扬也感谢“话剧”为他创造了阴差阳错的机缘。在他演出 杨婷导演 的一出戏时,有人留意到了他。后来,就有了康洪雷执导的电视剧《我们的法兰西岁月》里李富春的角色形象。

“真正进入行业,还要感谢郭靖宇导演。那时候郭导在筹备电视剧《打狗棍》,我来见组 。从下午2点等到5点,周围来试戏的人都等不及陆续走了。当时我心里就铆着一股劲,留了下来。后来才知道,那天郭导临时有个重要的会,晚上7点半才见面。”很多结果或许并非是命中注定,但一定会水到渠成。无论是这部剧里的反派白金柜,还是此后成为现象级的网剧《灵魂摆渡》里的夏冬青,刘智扬的荧屏经验越来越丰富,但他对自己的探索却从未停下脚步。

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在他九年的电视剧表演历程里,所诠释的每个角色几乎都没有太大相似性。这似乎跟今天不少演员的“行活”不太一样,无论主客观原因,刘智扬一直在试着“超越”。他说,人远比我们想象的要立体,由“人”构成的角色演绎更是如此。对待角色里陌生的部分,要多去体察;对待角色里有共鸣的部分,就尽量去带入。

“学着跟角色多对话,这是我这些年一直在努力的事。”刘智扬说。

“我们聊梦想,冯程聊的是理想”

《最美的青春》的播出渐入佳境。这对于刘智扬而言,是一件特别值得高兴的事。因为大多数的观众并不知道,包括他在内的主创究竟为这部作品投入了多少。

说起他饰演的冯程一角,刘智扬总有滔滔不绝的共情溢出。“他(冯程)是那个年代的知识分子,一个当时的知识分子重新回到家乡,回到一个他未来到过的家乡,他可能哪儿哪儿都不适应,但为了理想却可以放弃一切。”故事里的冯程从一个年少轻狂的知识青年,逐渐蜕变成一个成熟、热血的造林人,甚至最终成为塞罕坝的精神领袖。寄托在冯程这个人物身上的,是一代年轻人关于理想和奋斗的缩影。

“我们今天聊的是梦想,但冯程聊的是理想。”说到这里,刘智扬显得有些兴奋。他从冯程身上感受到了更纯粹的一种精神力量,“梦想可以曲线救国,但理想必须一走到底。”在剧中,冯程横跨50年的生命历程,写就的恰恰是这样一个具有无比贴近性的母题:置身在今天的新时代里,年轻人缺了些什么,又应该是什么样?

创作《最美的青春》,自然不仅仅是理解“冯程”的角色那么简单。刘智扬回忆,这是他从业生涯里最特别的一次体验。“环境比我们想象的恶劣的多。塞罕坝的温差大,冷的时候一不小心就冻伤了创作人员,也冻坏了拍摄器材。为了避免剧烈温差对拍摄的影响,我们只能节奏更密的去创作。那边天黑的也快,要是没天光了,不仅气温还会降,而且回到十公里以外的驻地也成了一件危险的事。”极端的环境状况让创作的强度超乎想象,每天要凌晨3点半起床,6点抵达片场。唯一的解乏是收工后的一顿柴锅炖肉,加上一杯酒,聊聊戏,也聊聊其他。无形中,所有人的默契又更进一步。

在将近6个月的拍摄中,遭遇的“意外”更是不胜枚举。即便是对于现在的刘智扬,在他脑海里闪过的当时的危险画面依然层出叠见,都来不及细数。“克服恐惧是一个大难题。”他回忆起跟剧中那只狗的相处,“德国黑贝攻击性很强,我虽然每天都在跟它建立感情,但到了片场,那么多人和机器对着它,再加上我定妆后满脸胡子的模样也不同于日常状态,它就会很焦虑。”一段追赶的戏里,狗追在刘智扬身后,变得越来越兴奋,甚至把他当成了假想敌,一猛子扑了上来咬到刘智扬的后背。所幸有五层衣服的保护并无大碍,但巨大的咬合力依然让人后怕不已。“后来,我索性跟狗生活到一起,让它多熟悉我的气味,慢慢才有所好转。”

骑马的戏里,受惊的马让刘智扬险些遭遇致命的危险;老年冯程的戏里,因为连续特效化妆造成刘智扬一脸的脓包,眼睛都没法睁开……这些数不胜数的“代价”,最终换来了一次震撼的呈现。“当你亲历完了所有,你会发现塞罕坝精神真的不只是一句口号,身在今天这个美好时代的年轻人要去了解、去感受。”

刘智扬说,“冯程是一个执着的人,在这一点上我也从他身上感悟到许多——拍摄《最美的青春》,就是我的一次执着,没有留下任何遗憾。”

“30岁最好的礼物,就是《最美的青春》”

见到刘智扬时,感觉在他身上看到了他所诠释的每一个角色的影子,不止于冯程这个形象,这大概是一种很奇妙的感受。

“其实我跟自己演的很多角色,都与我人生的某个阶段有暗合。比如我刚到北京时那种无依无靠的巨大失落感,无处去表达自己的状态,跟‘灵摆’里的夏冬青有些像;再比如我固执地想要从表演中找到我自己,这是一种强烈的自我意识,很像冯程,明白什么是我应该去做的,什么是我必须去做的。”刘智扬也感谢自己走过的人生体验赋予了他对角色层次的更深感受,在自己身上认识表演,在表演中认识自己,这个过程始终没有缺席。

生活中的刘智扬,也如同演戏时的他,没有那么多企图心,有的只是对自我体认的一种再思索。“不忙的时候,我会让自己慢下来。焚香喝茶、跟公园的老大爷打打太极,或者研究研究菜谱,买菜做饭……”他亲近着烟火气的日常,从里面不断找到新的自己。刘智扬说他前一段看了电影《海边的曼彻斯特》,片子里那些日常而真实的“丧”让他很触动——既是对自我的审视,就需要去接纳更多面的与众不同。

凭借“灵摆”的意外走热,又在冯程的诠释里涤荡了精神,这几年走下来收获不可谓不丰厚。刘智扬感慨,很高兴在30岁的节点上遇到《最美的青春》,它就是自己30岁最好的礼物。

至于未来,他有审慎的想象,话语里的谦虚让人看不到那些已经簇拥一起的光环。“入了门,我看到了新的风景,也感受到了高度。山上的风已经吹到了我的脸上,但山顶依旧遥不可及。”

借贷平台

借款软件

借贷平台

易借速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