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弯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折弯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谢文做客微访谈微博对未来门户的三种影响

发布时间:2021-01-20 07:09:02 阅读: 来源:折弯机厂家

12月14日下午消息,知名互联网专家谢文今日做客微博微访谈,通过微博与网友畅谈互联网未来的发展方向。

《连线》杂志创始人Kevin Kelly(业内人昵称KK)近日到访中国,KK在编杂志和在各个著名报刊发表文章之余,还写了若干部在网络业,IT业乃至科技界影响颇大的著作。他二十年前的成名作《失控》至今仍在畅销,中文版也刚刚出版。他的观点深受业内人士重视,也不时激发出激烈的争论与辩驳。KK前有网络的生命力在于去中心化的观点,现有WEB已死,网络永生的观点,都是极具前瞻性又极富争议的例证。

12月14日,知名互联网专家谢文发表博客文章“KK的预言”,阐述了自己对于互联网业的问题和KK的预言式回答,深受网友好评。当天下午,谢文做客《微访谈•名家微讲坛》,与网友畅聊“KK的预言”。

谢文精彩语录:

-新媒体全面取代传统媒体,不是说全面消灭,而是说在主流话语权,在用户获取信息的主渠道,在收入等方面新媒体必然战胜传统媒体,而传统媒体要么转型新媒体,要么成为细分市场中的小角色。

-微博对未来门户的三种可能影响:一是在旧衣服上打个新补丁,能多穿几天但救不了命。二是二者结合,形成新旧融合的半平台形式。三是借机向WEB2.0方向全面转型,跟上时代步伐。

-中国互联网应该全面认真地学习和跟随美国互联网业的经验和发展。经验是在中国做互联网必须结合中国的实际情况,教训是放弃创新,只搞抄袭不能保证一个公司的长期稳定发展。

-无论做多么具体的工作,具备一定的逻辑思维,概括总结和分析解剖的能力是必要的。互联网是个脑力劳动产业,不是光卖力气就能做好的。

-WEB已死是个相对概念,指的是以网页为主的网络服务模式相对于非网页形式的服务已经不再是主流了,WEB2.0平台,第三方应用,视频,音频,等等的增长比网页增长快的多。但不是说网页就没用了,只是不再是主要动力而已。

-物联网是个伪概念,是一些利益集团发明出来捞取利益的。

以下为微访谈实录:

提问:KK的预言被证实的很多,是否证明了互联网的发展是有迹可循的?而在互联网发展过程中的领先者又起到了什么作用呢?

谢文:当然有迹可循,就是从简单信息沟通向全面网络生活发展。

提问:KK,你说5年内,90%的美国报纸将消亡。那么在中国的互联网环境下,网络媒体有可能全面取代传统纸媒吗?如果可以,需要多久?

谢文:说新媒体全面取代传统媒体,不是说全面消灭,而是说在主流话语权,在用户获取信息的主渠道,在收入等方面新媒体必然战胜传统媒体,而传统媒体要么转型新媒体,要么成为细分市场中的小角色。

提问:你认同KK说的WEB已死、网络永存吗?怎么理解这句话呀?

谢文:我也当面和他讨论了这个问题。我的理解是负载在网页上的信息传播越来越相对增速减缓,而在WEB2.0平台上的“信息场”会成为增长加快的主流。

提问:谢老师今天说可悲的电子商务除了价格战以外没什么新招,是对电子商务的未来不看好吗?或者说您觉得电子商务应该走什么方向呢

谢文:电子商务的榜样是亚马逊,除了传统销售外,还在互联网上搞创新,例如云计算,电子书,充分发挥和利用互联网带来的增值服务效应,而不是死拼价格和物流。

提问:谢老师,您怎么看微博对未来门户的影响

谢文:三种可能:一是在旧衣服上打个新补丁,能多穿几天但救不了命。二是二者结合,形成新旧融合的半平台形式。三是借机向WEB2.0方向全面转型,跟上时代步伐。

提问:请问您如何看待智能手机平台上浏览器和客户端的未来?

谢文:没什么未来。

提问:您认为KK所认为的互联网进化论对于中国互联网适用吗?

谢文:同样适用但有中国特色。

提问:在您眼中微博对互联网的意义是什么?

谢文:我写过5篇关于微博的博客,可以参考。

提问:请问KK预言多是针对国外互联网的发展而言,中国互联网对国外互联网的经验教训有何借鉴之处。

谢文:中国互联网应该全面认真地学习和跟随美国互联网业的经验和发展。经验是在中国做互联网必须结合中国的实际情况,教训是放弃创新,只搞抄袭不能保证一个公司的长期稳定发展。

提问:请问谢文老师,您能否预测一下究竟要到哪年中国的互联网才能不限于所谓的“微创新”?

谢文:微创新是个为了自我安慰而发明的概念,毫无价值。至于真正的创新,寄希望于改革开放的大进步,也寄希望与新一代互联网人。

提问:您认为next big thing会是关于哪方面的?在国内何时有可能出next big thing?

谢文:正如我在博客里说的,五年内不需要也看不到NEXT BIG THING,因为GOOGLE和FACEBOOK创新所开创的新空间和新动力足够整个产业发展一阵了。至于中国互联网业,现在该操心的不是什么BIG THING,而是赶快振奋精神,认真补课。在搜索上,我们勉强及格,但百度离谷歌差距甚远。在WEB2.0上,还没有像样的东西。

提问:您认为如今的互联网和中小站长最缺乏的东西是什么?

谢文:缺少做新东西,好东西,大东西的决心,勇气和能力。

提问:互联网的理论究竟有多重要,您经常所描述的一些理论,是不是有点脱离实践,或者只是一个遥远的乌托邦?

谢文:我谈的根本算不上什么理论,一些概括,观察,分析而已。无论做多么具体的工作,具备一定的逻辑思维,概括总结和分析解剖的能力是必要的。为什么GOOGLE雇了1000多博士?为什么比尔·盖茨一年会读100多本书?互联网是个脑力劳动产业,不是光卖力气就能做好的。

提问:对于您的评论,肯定有人喜欢,但也会有人不同意,对于反对的人,您怎么看呢?

谢文:个人希望对我的评论不喜欢的人越多越好,越多说明我的评论价值越高。

提问:互联网走向与真实的对接,将怎样改变我们现实的生活,怎样减少我们生活得成本。互联网的未来趋势是不是一种从丰富生活到便利生活的转向?

谢文:丰富与便利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不丰富谈什么便利?不便利又怎么丰富?

提问:关系成为web2.0的重要基础,在中国的文化语境下,它会有怎样的发展趋势,还是说同我们旧有的人情往来,以人情关系进行利益交换的模式相趋同

谢文:关系是个抽象概念,指的是人与人之间相对固定,稳定的信息沟通互动渠道。人情关系,利益关系,性关系,等等都是关系的一种具体表现。在中国文化语境下,关系更多地会非正式,个人化,少细分。

提问:与google这种开放模式不同,facebook这种相对封闭的平台的出现是否意味着互联网时代私人空间与公共空间的界限开始出现,变得越来越接近于现实的状况?

谢文:你凭什么说GOOGLE是开放模式而FACEBOOK是封闭平台?我认为GOOGLE模式无所谓开放不开放,因为它根本没达到WEB2.0阶段。只有在WEB2.0时代才能讨论开放与否的问题。FB在开放方面还有很多探索要做,但它是迄今为止最开放的平台。

提问:您昨天说“在新媒体时代,内容生产会更加多媒体,更加信息流(连续,多角度,多方面参与)” “信息流”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传统纸媒的以一天、一周等时间为节点进行静止的二传手式的信息收集方式已经过时?新闻的定义应该变成动态“信息流”,一传即完成价值,不再需要那种时间节点了?

谢文:内容生产周期消失只是新旧媒体的区别之一,还有单向写作还是双向互动写作,是简单文本还是文字,数据库,多媒体相结合,内容只有开头而永远没有结尾。。。等等。

提问:您的所谓“社会引擎(社会化引擎或社会化搜索)”,是否包括即使再智能的google式搜索引擎也无法解决的部分,例如通过关系链进行某些求助,还是仍限于“碳基”对“硅基”更巧妙的利用?

谢文:信息分很多中,例如附着在网页上的文字,这是谷歌的强项。但是还有很多信息,例如场合,姿态,关系,等等,这就不是谷歌模式所能解决的了。只有依托在WEB2.0平台上发展出来的下一代搜索才能全面把握这些信息,从而更精准,更个人化,更智能地为用户服务。

提问:请问您会一直做IT评论员么?如果有商业公司请您过去执掌,您目前最看好哪类互联网公司? 谢谢!

谢文:我比较喜欢做两种公司,一种是创新型的,一种是转型期的。但我从不主动做什么,等机会吧。

提问:WEB已死如何理解?

谢文:在我和他的讨论中,KK明确说WEB已死是个相对概念,指的是以网页为主的网络服务模式相对于非网页形式的服务已经不再是主流了,WEB2.0平台,第三方应用,视频,音频,等等的增长比网页增长快的多。但不是说网页就没用了,只是不再是主要动力而已。

提问:在中国,谁最有希望填补Facebook web2.0平台的位置?新浪微博还是人人、开心?更重要的是,如何填补?

谢文:是一个未来的新平台,现有的都不行。当然,不排除他们幡然悔悟,重新做起。

提问:今天,在搜索营销论坛上,阿里巴巴的曾鸣提出互联网就是电子商务的观点,您对此认同吗?

谢文:不评论外行人的外行话。

提问:谢老师,您好!请问您认为的移动互联网是什么样子?

谢文:我不承认“移动互联网”这个概念。世界上只有一个统一的互联网,用户可以通过固定终端或移动终端使用而已。

提问:谢老师 您认为百度搜索地位会被超越吗?

谢文:如果是公平竞争的话,任何公司都可能被超越。人类历史上还没有一个永远是第一的公司存在过。

提问:互联网发展最大的原动力和最难逾越的困难是什么?

谢文:最大原动力是社会与科技的进步,最困难的是现实社会的压制与干扰。

提问:现在互联网信息似乎都集中在几个大企业里,如新浪微博,facebook这些公司里。你怎么看?

谢文:正常。如果信息是随机分布在任何地方那就没法使用了。问题在于拥有信息的公司是否开放,是否开明,是否善待用户。

提问:您在博客中说《连线》杂志IPAD版比网络版赚钱,网络版比纸质版赚钱,这种成功是否可以复制?或者说这种模式会不会成为传统媒体的救命稻草?

谢文:当然可以复制,《连线》目前的状况在美国不是唯一的。但是,传统媒体同时经营几个传播渠道并且成功,只能是个例而不能成为趋势。多数传统媒体必然死掉,少数可以转型成功,其他只能变成新媒体产业链的一部分而失去独立地位。

提问:若与新浪微博竞争,百度、搜狐、腾讯,谁更靠谱?

谢文:就目前状态看,一个都不靠谱,因为没有本质区别。想要战胜新浪微博必须做出新东西来。

提问:我现在比较关心物联网,你认为物联网在三年内能发展到什么水平?是不是可以使得生活和生产更智能化?

谢文:物联网是个伪概念,是一些利益集团发明出来捞取利益的。

横扫魏蜀吴

乱世名将BT版

qq游戏大厅下载安装最新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