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弯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折弯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固守还是转型乱战之年本土手机IDH何去何从万芳

发布时间:2020-02-14 11:26:53 阅读: 来源:折弯机厂家

固守还是转型?乱战之年本土手机IDH何去何从

2011年对于整个消费电子行业来说可谓是一个拐点,这一年不仅是手机智能普及元年,也是手机品牌乱战之年。一方面是曾经的五大洋品牌除了三星之外均风光不再,而国产手机品牌如中兴、华为等在全球手机市场已经杀入前十甚至前五;另一方面,手机行业新军纷至沓来,国内已知的手机品牌已多达600多个。继煤老板投资的尼采手机之后,又出现了小米手机、阿里云手机;而步步高、OPPO、金立等国内一线品牌也纷纷打起了智能牌。一时间智能手机前景看似一片大好,不是小好。

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提到智能机,基本上清一色的都是高通平台,都是一些新兴的手机公司如思路国际、优美等公司在做。此外,类似于闻泰、赛龙这样的老牌IDH,摆出的产品仍然以feature phone为主,仅有的几款稍高端机型,也都是所谓的“类智能机。”

在一家专为MTK平台提供push mail服务的参展商“尚邮”的展台上,笔者拿起一款为金立海外渠道定制的类智能机,发现完全颠覆了笔者脑中固有的MTK手机形象。UI不再是传统的九宫格,取而代之类似于Android OS的排列界面,ID更是4寸的大屏直板,电容触控,可以说从外观到体验与智能机基本没有多大区别。这款采用MTK6536平台的手机定价并不便宜,这让笔者不由疑惑到:为什么不一步到位,直接生产智能机?

事实上,这种情况在本土IDH中具有一定的普遍性。就在一年前,深圳一位做外单的整机老板曾对智能手机不屑一顾,他对笔者说:“我为什么要做智能机?我的客户都在印度、东南亚市场,这些地方对智能机没有需求。”另一位本土IDH公司的老板则对电子工程专辑记者说:“我国广大的三线城市和农村地区还有大量的市场空间,我们认为在VRE平台上做一些动态加载软件已经够用,不需要上智能机。”事实也是如此,尽管当时高通、博通、STE、MTK等公司在智能芯片领域已经开始了大战,然而到目前为止实际量产出货的IDH聊聊无几,大多都在观望。

原因是否来自MTK的市场管控?目前来看还未得而知,事实上由于MTK的6516毫无起色,而6573一直没有针对IDH放货,所以今年上半年MTK一直在大力宣传它的“类智能”概念。2G市场MTK遭遇展讯、Mstar、互芯等厂商的强力冲击,尤其是Mstar也加入了“类智能机”的战团,使得MTK的控制力已经很弱,不太可能出现一家独大的情况。反而是在3G智能机领域,虽然有多个芯片平台供选择,由于专利问题,都要给高通交“保护费”。事实是,在问到为何都选择高通平台时,各IDH老板回答颇为一致:“反正都是要交专利费,不如直接交给高通。”辉烨总经理翁伟民就表示,目前辉烨仅高通的licence就缴了几百万了。甚至连主要采用MTK平台的凡卓通信CEO刘俊明也表示,未来有可能考虑高通作为第二平台。

洗牌之后,青黄不接

“青黄不接,可以代表现在手机IDH行业的现状。”去年公司进入IDH“TOP10”的辉烨总经理翁伟民对笔者表示。他解释道,由于大环境不景气,2G手机的需求在下跌,主板利润已经降到3~5%,所以大的IDH公司都在走下坡路。智能机利润虽然还维持在8%左右,但是由于开发周期长,前期投入大,做智能项目的新兴IDH公司还没有冲上来,很难做大,所以叫做“青黄不接”。

从1999中国大陆第一家方案公司成立,到2002开始陆续从韩国台湾手中蚕食客户;从单纯的Design House,到渗透芯片、集成、品牌、生产、软件;从最高70%的利润,到现在沦落为生产企业物流企业。手机IDH行业发展至今,积弊甚多。

目前来看,中国本土大大小小的IDH公司正面临急剧的变革与分化,去年的“时代华龙”事件以及今年的“华强北查机”事件成为加速变革的催化剂,以至于近几个月来上海IDH公司的关键词是“破产、裁员”,而深圳的关键词则是“跑路”。

有人认为是做MTK平台把工程师们作废了,把公司做懒了,不愿再做研发;也有人认为是三、五码集成厂商只要价格不要质量,不做品牌造成的结果。

目前来看,国内的IDH行业已陷入一个怪圈:低端、低价竞争就没有利润,没有利润就没有钱研发,没有研发就没有技术门槛,没有技术门槛就只能低端、低价竞争……从这里似乎可以看出,为什么越大的IDH面对手机智能化的巨大变革,却反应如此迟缓。

然而我们似乎又不能完全怪IDH老板们短视,电子工程专辑记者曾不止一次的听到受访的IDH公司老总说,“我们投入大量资金做研发,结果被公司几个技术人员出去做个小公司就抄走了。”

手机行业利润率的降低,使得IDH在产业链中处境越发尴尬。IDH老板们时常怀念2006年以前的美好时光,那个时候可以一夜暴富,可以炒套片,可以SP内置扣费,规模做大了甚至还可以IPO上市……可是如今不同了,“洗牌年年有,其实很正常。往年洗牌以后,越洗越多,设计公司如雨后春笋,那是因为还有利润足够吸引其他行业人进入。而今年洗牌是真正的洗牌,越洗越少,因为利润太薄,已经不足以吸引其他人进入,除非是来洗钱的。”某位知名IDH公司员工在网上发帖表示。

深圳半导体应用联盟副秘书长潘九堂就曾撰文表示,“今天的第三方设计公司(IDH)只是小配角,不再是主角。”他认为“虽然在DVD、MP3播放器、手机和液晶电视市场,IDH都曾经风光无限过。但从长期来看,IDH的主要机会仍在于新兴市场,充当‘技术分销者’的角色,一旦市场成熟后,IDH的地位将迅速下跌。”

历史已经证明,在社会变革中,既得利益者往往趋向保守,下场也总是极为悲惨。手机行业智能化的变革就像海啸,IDH老板们总觉得还有时间可以从容撤退,可当你看到的时候却已经无从躲避了。

明年将是关键之年

目前来看,智能机就是这个新兴市场,“一旦成熟以后,又会沦为低价竞争的红海。”智能芯片提供商迅宏市场总监简宏佳如此认为。盛耀无线海外事业部总监李勇则用“冰火两重天”来形容2G市场的衰退与智能机市场的崛起。

相比其它IDH公司的迟疑,盛耀无线很早就投身智能机研发,并采用高通的7系列平台。除了帮华为、联想设计方案外,盛耀无线也在积极跟一些互联网公司接触,帮他们设计深度定制化的智能机。

李勇表示,也许是地处北京的关系,他们与互联网公司的联系非常紧密,也一直在学习互联网公司在市场、营销方面的手法。他认为,明年将是智能机爆发的关键之年,也将是竞争最为白热化的一年:高通、MTK的新的智能平台、Android 4.0的原始开发包都会在明年发布。“明年会洗掉一大批手机品牌,留下几十个知名品牌。”至于类智能机,对于已经开发智能机项目的IDH来说就是鸡肋,李勇认为类智能机将会在明年Q3被市场所淘汰。

2010年的手机设计公司前十,还有多少能持续?

励志句子

美女旗袍图片

旗袍美女图片

裸体美女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