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弯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折弯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常州收储公租房

发布时间:2020-10-17 01:12:05 阅读: 来源:折弯机厂家

常州收储公租房

建设周期长、投入资金多、房源不足,是全国保障房建设共有的难题。今年,江苏省常州市推出收储社会闲置房源作为公租房的措施,巧妙地解决了这些难题,并将提前三年全面实现公租房应保尽保。  李阿姨的房子是被收储的房源之一。  用李阿姨的话说,她把自己的房子租给了政府,图的是简单、省事儿、安全。签了租房委托合同后,她只需要定期看看未来半年的房租是不是打进自己卡里就好了。  社会化收储之变  今年5月,在铺天盖地的宣传中,常州市几乎所有市区家庭都知道了这个消息:政府向社会收储保障性住房,单套建筑面积控制在80平方米以下,租金控制在单套每月1000元以下,租赁期限则在3~5年。  因为就在河海大学对面,李阿姨位于兰翔小区的50多平方米的房子,其实并不愁租客,而且市场价可以租到1000元/月,但常州市保障房收储管理中心收储的价格是700元/月。  不过,除了租金以外,其他的条件还是很吸引李阿姨。首先,除了房屋结构的大修,其他小修小补的,李阿姨一概无需负责;其次,3年出租协议到期后,李阿姨还会收到政府提供的每年1000元共3000元的房屋整修补贴;再次,自己无需缴纳租房5%的税收,政府还给房子购买了一份家庭财产险。“等于说,我把房子租给政府以后,什么事儿都不用管了。”  在与政府签合同的时候,李阿姨还存了点小心思,选择了3年而不是5年的房屋租赁委托合同,“3年以后市场租金要是涨了,我还可以要求涨价。”  当然,保障家庭再从政府手里租下李阿姨的房子,每月租金只要不到200元钱。按照常州市的规定,公租房家庭的租金标准是3.5元/平方米·月。  资金难题  即便两头补贴,常州市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局长孙勇还是觉得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几年来困扰他的保障房推进过程中的“资金难”、“安置难”等问题,迎刃而解了。  用孙勇的话说,这是逼出来的思路。  2009年,常州市组建了常州公共住房建设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作为融资平台,当时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让平台获得了不少资金支撑。但是,2011年以来,由于银根紧缩,平台的融资遭遇了巨大困难。  各商业银行对住房保障投融资平台控制很严,除担保外,还要有资产抵押,这对住房保障投融资平台有限的资产而言,难度非常大。孙勇说,目前银行贷款利息基本上都是基准利率上浮30%以上,之前联系过一家北京的信托公司,利息要1分5,融资成本太高。  但硬指标的考核仍在。2012年保障性安居工程建设目标任务中,常州全市要开工建设各类保障性住房23150套,竣工5740套,新开工任务要在10月31日前全面完成,竣工任务要在11月30日前全面完成。落在常州市房管局的任务量是新开工1900套,竣工1000套。  孙勇算了一笔账:从征地拆迁到土建到装修,常州新建房屋成本不会低于5000元/平方米,如果按照2000套、每套60平方米计算,成本就是6个亿,一年的财务成本要6000万。  而收储的话,一年一户的补贴不到1万块,2000套房子2000万元就解决问题了,“今年到现在我只支付了700多万,资金问题大大缓解。”孙勇说。  租户的尊严  今年前7月,全国新开工保障房580万套,开工率77%,走在了时间的前面。但是,8月31日下午,温家宝总理在天津考察保障房建设时强调,衡量安居工程进展好坏、水平高低,不能只看开工数,也不能只看竣工数,而要看“是否及时投入市场,解决群众的迫切需求,质量和服务群众是否满意”。  为了让群众满意,常州在收储过程中花费了不少心思。比如,“受理公租房申请时专门有一个栏目要填,就是你想要哪个方位的住房,这样计划就出来了,有多少人申请,就租多少房子;大概想住什么方位,我们就主要收储那里的房子。”孙勇说。  由于事先已经考虑到了租户对于地段的需求,收储房源就能够更有针对性地满足其需要。而且,“你别看收储的房子外表破旧,但是都在成熟社区,位置很好,医院、菜场都很便利。和普通市民混居在一起,租户也觉得有尊严。”  在这次改革中,孙勇还有个意外的收获。去年该市公共租赁住房申请家庭达到2210户,当年实际保障了1131户,其余转到今年。但是因为转换成了收储房源,其中500多户放弃了申请。  “我们分析他不是没有房子,而是要先占一套房子。现在社会化收储,很明显房子是房东的,政府没有产权,他就是想要占有也不可能。因此这种方式就把刚需挑了出来,也为下一步退出提供了条件。”孙勇说。  指标的压力  通过收储房源,常州的公租房应保尽保工作很快提速。孙勇介绍,高层建筑建设周期3年,还不包括前期拆迁、办手续。而现在,收储一套社会房源,从获取信息到签订合同,一般20天基本可以完成;从保障家庭提出申请到入住,一般1个月左右就可以做到。  也正因此,从5月启动社会化收储以来,常州已经有2批近500户公租房家庭入住,并将在本周迎来第三批241户家庭入住。  截至目前,常州市已登记符合保障房收储条件的房源3000套左右,通过保障房收储房源认定小组审核通过约1500套,同时,现已申请公租房的家庭约有1200户。“因为有了房源保障,我们已向社会承诺,今年将全面实现公租房应保尽保,比‘十二五’规划目标整整提前了三年。”孙勇说。  但是,保障房的开工数、竣工数都是衡量各地保障房是否完成目标的硬指标,一旦从新建转为收储,指标该如何衡量,就成为难题。  幸运的是,江苏省住建厅为常州的创新开了绿灯,允许收储房源算作当年的开工数和竣工数进行指标考核。  复旦大学住房政策研究中心执行主任陈杰对记者表示,这种方式应该鼓励,比大规模新建更合适。  陈杰认为,从存量中收储公共住房有很多优势。目前住房存量中有相当一部分处于闲置状况,可以通过房产税、政府或公共机构签约代租等方式来挖潜。在没有做好存量住房资源普查和充分利用的情况下,贸然直接大规模兴建保障房,风险很大。  “现在各地强调新建,这个目的并不纯粹,带有一定的经济功能,希望能够对冲投资下滑对经济增长带来的影响。”陈杰说,若从民生或者福利角度,住房保障会多考虑利用现有资源,但是兼顾经济发展功能的话,则并不总是从可支付能力角度出发,而是更看重投资拉动作用,因此偏好新建。但这直接导致保障房建设规模偏大、结构不合理,对保障对象的承受能力考虑不足,供需匹配性差等问题。  中国房地产研究会副会长顾云昌上周在上海出席一研讨会时也表示,房源不能只靠新建,运营中输血机制和造血机制要全盘考虑,“以后我们建的房子越来越多,政府的负担可能也受不了。”  不过,陈杰说,并不是所有地方都可以完全通过社会化收储的方式来解决房源问题。“关键是有没有相应的闲置房源,且成本不是很高。”  根据此前的调查,2011年常州市市区居民平均每户拥有出租房面积14.8平方米,26%的城镇家庭拥有多套住房;市区目前登记在册的80平方米以下的房屋有16.2万套,其中中小户型的房改房有5万多套。显然,常州拥有充足的闲置房源。  不过,常州市房管局今年的新开工任务是1900套,而目前申请公租房的家庭是1200户,尚有700户的差距。如果为了开工目标而多收储房源,就只能空置着形成浪费。而更要命的问题是,如果明年继续有1900套的开工任务,该如何寻找到同样数量的申请家庭?

alevel数学培训

alevel数学教学

alevel数学

alevel数学补习